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散文精选 > 内容详情

鬼屋探秘_散文网

时间:2021-08-28来源:卡卡文学网 -[收藏本文]

【一】

村子里,有一处老宅院。几欲倒塌的土院墙,矮矮的,上面的平面已经被水冲刷得不见了踪影,一丛丛的仙人掌在上面安了家,并且繁衍起来。院子里唯有一栋老屋,从地面到上顶一色的土墙,上面是蓝色的小瓦,密密地排在高粱秆子上,像极了一个从旧社会走来的百岁老人,那两扇小小的木窗户,便是他久经风霜后混浊的双眼,破损透风的木门,就是他掉完了牙齿的嘴,屋顶上那一簇簇的枯草,真像他被染白了的头发,在风中飘摇着,诉说着他的无奈和悲凉。

这个老屋很多年已经无人居住了,它的主人举家移居到了大城市,几年也不回来一趟,它,便成了无人问津的荒凉之地。

院子里,有几棵大槐树。每逢天,树上开满洁白的槐花时,人们就会来采摘槐花。老人,,还有帮忙的人,叽叽喳喳的,热闹几天;季里,茂盛的枝叶遮挡了毒热的阳光,老人们便常常来到树荫下乘凉,她们摇着蒲扇,说起从前的事情,感慨的变迁,年轻的少妇们抱着幼小的孩子,也会来这里小坐一会儿,有时候,人们还会在这儿摆上一个小方桌,饶有兴趣地打一会牌;,这里就显得冷清了,三秋大忙,一忙就是两个月,能把人忙断肠的时候,老人们也加入了秋忙的大军里,所以,这里就几乎不见了人影;天到了,敢于在大街上与寒冷抗衡的大都是年轻人,他们不会在这颓废的地方逗留一刻钟的,他们去的地方,是小卖店和麻将桌,于是,光秃秃的树枝,和满院的枯草黄叶,衬着摇摇欲坠的老屋,像一个被世人遗忘了的老人,在霜中缩着肩膀,抖嗦着。

这是一个三秋大忙的日子,人们都忙到了极点,老屋就被人们忘得干干净净,大家都沉浸在丰收和疲劳的感觉里。

这天,天快黑了,因为孩子感冒发烧,孩子的,三十岁的玉玲便骑着三轮车,载着孩子去邻村的医务室输液,经过老屋的时候,她好像听到了里面有一种奇怪的声音,因为急着去医务室,她没有太在意,及至回来的时候,三轮车来到那道长满仙人掌的墙头边时,一声酷似婴儿哭声的尖叫,从紧闭门窗的老屋里传出来,把玉玲吓得汗毛直立,差点从车上跌下来。( 网:www.sanwen.net )

因为已经是晚上了,街上没有了人的影子,老屋里的黑暗从门缝里钻出来,从门上面的横棂上跳出来,带着阴森神秘的氛围,带着一丝诡异的气息,那一声怪叫虽然消失在寂静的长街,但是,却久久地徘徊在玉玲的耳边,挥之不去。

【二】

玉玲急急忙忙回到家,一进大门就大声地喊:“娘,娘!”

玉玲的人出去打工,婆母娘怕儿媳妇晚上害怕,就每晚过来陪玉玲,此时她正在房里焦急地玉玲母子,听到喊声,便赶忙打开房门,来到院子里,关切地问:“回来啦?怎么这么长时间?我正想去接你们呢。”

“娘,吓死我啦,”玉玲急急地把车子停好,一边抱起孩子,一边说:“东头那个空屋子里有鬼叫声,我听见了,像一个小孩子的哭声,里面黑漆漆的,真吓人!”

“啊!是吗?快进屋,”婆婆接过孩子,抱到里间的大床上,盖上被子,看着惊魂未定的玉玲,老人犹犹豫豫地坐在旁边的小床上,想说什么,却欲言又止。

玉玲还是喋喋不休地诉说着自己的疑惑:“娘,你说,是不是真的有鬼啊?那空屋子里真徐州癫痫病治疗医院,哪家效果好的住着鬼?”

“这个,这事谁也说不准。天色不早了,饿了吧?快去吃饭吧。”婆婆说话明显的底气不足,好像在隐瞒着什么,似乎有什么事情到了嘴边,却又被她生生咽了下去。

孩子输了液,在三轮车上颠簸了一路,睡着了,玉玲渐渐地感到了饥饿,她脱掉外衣,准备去吃饭。

厨房在隔壁房间,有一个小门通向那里。玉玲打开小门,刚要迈进去,“哇”的一声,紧接着“咣当”,“哗啦”两声脆响,把玉玲惊得呆立在那里,大张着嘴,举着一只手,连“妈呀”一声都喊不出来了。

“怎么啦?”婆婆赶忙跑过来,正好,一只猫从玉玲身边“嗖”的一下窜出去,把婆婆也吓了一跳。“这个该死的猫,不知什么时候进去的,快看看盘子里的菜!”婆婆慌忙跑到灶台边,长吁了一口气,原来菜盘子还被一个塑料盆盖得好好的,而旁边的两只碗却掉在了地上,摔成了八瓣。

“这个馋猫,想偷吃菜呢,你一开门,把它吓着了,它一跳,把碗给碰掉了。唉,没事,咱家碗多的是,再拿出来俩。”婆婆忙着给玉玲盛饭,她没有闺女,一直把玉玲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疼着,刚刚看着玉玲吓成那样,着实心疼了。

“娘,你去睡吧,我吃完了自己拾掇,明天还得拾棉花,南坑沿上那块地里的棉花又开好啦,我得赶紧去拾,听说小凤家的棉花让人偷了。”玉玲边吃边说,她想起地里的活,就忘记了害怕。

婆婆回到小床上,围在被窝里,却怎么也睡不着了。她的脑子里,浮现出一幕幕恐怖的镜头来,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场景,在她的脑海里闪烁,如巨浪般,掀起心底一股股热流,令她的心房不住的震颤,汗毛也一根根竖立起来。

她怎么也忘不了十年前的那天晚上,令她至今想起来还是汗毛直立的鬼魅和恐怖场景:

那是,一个炎热的晚,那时候没有电,穷苦的乡人们为了减少一点开支,连煤油灯也早早的熄灭了,人们三三两两的在大街上唠嗑,那晚,没有,虽然星星眨着眼,但是,对面还是看不清人的脸。各种各样的虫叫声不绝于耳,间或有一声蝉儿懒洋洋的拉长了尾音的呻吟,好像是睡中的呓语。树木们在里静谧着,因为没有一丝风。一堵一堵的矮墙,像黑黝黝的小山,似乎隐藏着神秘的幽灵。小孩子们可能是有点害怕,都坐在大人的旁边,有的躺在凉席上睡着了。

玉玲的婆婆正在与几个老邻居们说些白天的家长里短,她总觉得面前缺少了点什么,心里空落落的,想了想,哦,是少了一个人,就是那时候住在那栋空屋子的主人----柱子的娘。

柱子娘每晚都会来到街上坐一会儿再回家睡觉,这已经成了习惯。柱子在县城上班,不经常回来,媳妇和老娘在老屋里,经常磕磕绊绊的,闹点不,柱子的娘就会跟街坊们诉诉苦,听人们劝一劝,憋在心里的怨气也能消减一些。

昨晚,柱子娘的状态就有点让人担心,她一会唉声叹气,一会沉闷不语,不像那样喋喋不休,好像总有一肚子说不完的委屈。是的,柱子的媳妇性格太强势,说话也直来直去,没有受过教育不说,很小就没有了,而且像一个母夜叉似的在周围霸道的出了名,这样的家庭里长成的柱子媳妇,比起她的母亲来,是有过之而不及。平日里,对婆婆是怎么看都不顺眼,干活慢啦,不卫生啦,没有眼色啦,等等,柱子娘自从娶了儿媳妇,就过上了水深火热的日子。

玉玲的婆婆有点坐不住了,她担心柱子娘想不开,虽然也重庆小儿癫痫病医院说过柱子媳妇几句话,让她对婆婆态度好一点,但是,每次都会换来冷漠的白眼和讥讽的话语,令人难受,所以,她也不敢招惹了。每天,她都会劝慰柱子娘几句话,心里才会踏实。可是今天,柱子娘没有出来,令她眼前老是晃动昨晚柱子娘的异常表现。玉玲婆婆站起身来,对身边的邻居们说:“我得去柱子家看看去,这个柱子娘今天怎么没出来啊?你们等着,我看一眼就回来。”

走在凹凸不平的大街上,玉玲婆婆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,这是以前没有的。经常,她会夜里加班干活到半夜,也许那时候只顾着干活,忘记害怕了吧?

“哧溜”一声,一个影影绰绰的小东西在她的身边晃了一下,不见了踪影。本来没有一丝风的空中,忽然刮过来一股很凉的风,风儿似乎不愿意离开她似的,撩起她的头发,掀动她的衣服,在她的旁边绕了一会儿,让她感觉这不是平常的一阵风,而是神秘诡异的旋风,而且,还旋起来地上的几片枯叶,哗哗的,令人有点毛骨悚然。

“汪汪!汪汪!”几声狗叫,带着焦急的嗓音,好像在喊:“快来人,快来人!”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,玉玲婆婆不由得加快了脚步,不留神,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,差点摔倒。她吓出了一身冷汗,不敢再向黑影里多看一眼,那时候,她仿佛觉得,黑暗的角落里,有一个影子,在飘动着,似乎还向她摆动手臂,可是等她仔细看的时候,却又什么也看不到。

跌跌撞撞地来到那栋老屋门外,玉玲婆婆停顿了一下,没有马上走进去。屋门大开着,屋里黑洞洞的,没有一丝动静。是不是都睡着了?玉玲婆婆试着喊了一声:“柱子他娘,你睡了啊?”

没有回音,倒是惊动了架蓬上的鸡,叽叽咕咕地叫了几声,又没有动静了。难道是屋里没有人,都出去串门了?不行,我得进去看看。这样想着,玉玲婆婆就跨过门槛,走进屋里,然后拐弯,向柱子娘睡觉的东间摸索着走,恍恍惚惚的,向前伸着的手碰到一个什么东西,还会动。她用双手摸了一下,还挺大,在摸,猛然感觉是一个人!她惊呼:“谁啊?”

没有回答,玉玲婆婆疑惑着,继续摸索,却摸到了悬着的两只脚,一霎时好像明白了什么,顿时,她失去了理智般的大叫起来,:“我的天啊!来人啊!”

玉玲婆婆的双腿忽然软了,她努力地站住,双手托着悬空的那两只脚用力地往上搬,但是,那脚直直的,冰凉冰凉,玉玲婆婆不仅没有搬动,自己还随着趔趄了几步,一下子没有站稳,又被地上的什么东西绊了一下,向前扑倒,幸亏她在黑暗中抓住了床沿,靠在了柱子娘的床边,顺势向床上一摸,是空的,她恍然明白了一切,顿时骇然的边哭边叫:“哎呀我的天啊!这可咋办啊?你怎么这么糊涂啊!”

那一个悬在半空的人影越来越清晰,越来越庞大,好像一座大山,压在玉玲婆婆的头顶,让她喘不过气来。恍然,她觉得黑暗里有一个模糊的人影,仿佛在哭泣,幽怨的眼睛,望着自己。玉玲婆婆骇然地转过头,却又模糊地看到对着窗户北墙上的一幅画,在窗外极其微弱的光亮中,画里那个美女的眼睛,好像闪着光。她又赶紧把头转过来,却又觉得窗外闪过一个人影,特像柱子娘。

玉玲婆婆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跑到大街上叫人的,她大张着嘴,喊声却微弱极了,等到有人跑过来的时候,她已经浑身瘫倒在地上。

第二天,她才了解到,原来竹子娘因为身体有点不舒服,晚饭做的夹生了,柱子的媳妇干了一下午农活,又累又饿,端起碗河北哪个医院治癫痫病理想来刚吃一口,就生气了,把碗往桌子上一放,就又发了一统火气,正赶上柱子娘当时肚子疼,正掉着眼泪忍受着。媳妇不知道,抱起孩子说了一句:“这日子没法过了。”就回自己娘家去了,临走还甩下一句:“你活着有什么用?还不如死了!”

满腹委屈的柱子娘,一时没有想开,就自己上吊了……

柱子埋葬了母亲后,就和媳妇打起了官司,拖了一年,媳妇就是不同意离婚。经过这一件事,柱子的媳妇好像变了很多,她温顺了,不再动不动就发脾气,还总是跑到柱子那里去送东西,在柱子面前又哭又赔不是,发誓改掉自己的缺点。柱子看在孩子的份上,原谅了媳妇,为了幼小的孩子,柱子忍下了心里想恨意,但是,一回到家,他就想起母亲,就会忍不住的想发狂。

柱子的媳妇自从婆婆上吊死了以后,更是不敢在那个老屋里居住了,平时,她带着孩子住在娘家。有一次,她回老屋拿孩子的替换衣服,刚刚走到窗户跟前,就看到有一个人影在屋里晃动,及至打开屋门,却没有发现任何人。可是,等她拿了东西出来,刚锁上门想离开的时候,却听到屋里有一个哭声,再仔细听,却又变成了嘻嘻的笑声,她大惊着跑开,再也不敢独自走进那个屋子。

还有一件事,是村里上初中的学生们发现的,那是一个,因为学校在外村,很远,学生们天还没亮就得起床去上学。那天,小环和小心两个子,结伴步行去学校,经过那个老屋的时候,听到屋里有声音,两个小姑娘好奇,就伸着头,悄悄地走近屋子去查看。一开始是像婴儿哭叫的声音,后来就有好几个声音此起彼伏,有愤怒的吼叫声,有低沉的嗡嗡声,还有尖厉的喊叫声……

两个女孩以为屋里有人,就趴在窗户上向里看,结果,除了黑乎乎的,什么也看不到,两人就问了一声:“谁在里面?”却听不到回答,而且,先前的声音也没有了。两个孩子感到了害怕,拔腿就跑开了。等到放学后,两个人不甘心,特地又来到老屋的门前,趴在门缝里和窗户上,把里面统统看了一遍,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踪迹。

于是,这个老屋里有鬼的事就在村子里传开了,况且,柱子在县城里找了两间房子,把媳妇和孩子接了过去,这个老屋,就彻底的空下来了,成了村子里老人们都知道的“鬼屋”。

【三】

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,鬼屋渐渐地淡忘在人们的意识里,老一辈的人也不再说起那些往事,所以,年轻人也就不太清楚有关那个老屋的往事,特别是近些年新来的媳妇们,更是对鬼屋的事情一无所知,就像玉玲,来这个村子五年,从来也没有听说过那个老屋是鬼屋的传说。

但是,玉玲的婆婆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,一眯眼睛,就看到柱子娘悬吊在那里的影子,和那双哭泣的眼睛,她不仅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心想,是不是柱子娘有什么心事,又回来了?一个死去那么多年的人,又会有什么未了的心事呢?

玉玲被婆婆那声叹息惊醒了,她发现婆婆老是翻动身子,就问:“娘,你怎么啦?还没睡着啊?”婆婆赶紧说:“没事,没啥事,我想起来一些从前的事,唉,真是糊涂了,越想越多,就睡不着了。”“什么事啊,娘,跟我说说。”玉玲问。

婆婆怕吓着玉玲,就说:“快睡吧,明天再跟你说,太晚了,明天咱俩去拾棉花,我再跟你讲讲那个老屋的事。”

“老屋的事?老屋什么事?”玉玲纳闷了。

“别问了,明天再说,快睡吧,天不早了湖北癫痫正规医院,我也得赶快睡。”婆婆说完就蒙上了被子。

第二天上午,吃过早饭,玉玲下地去拾棉花,她骑上三轮车,经过那个老屋的时候,忍不住又朝窗户看了一眼,静静的一切都像睡着了,没有任何的异样,但是昨天那个声音是那样清晰,那样陌生,就发自那个紧闭着的门缝里……因为棉花开得实在太多了,婆婆还得照顾孩子,帮不上多大忙,所以,她按下心中的好奇,赶紧向棉花地去了。

中午,婆婆带着孩子也来到了棉花地,她向玉玲讲述了关于鬼屋的传说,把玉玲惊得瞪大眼睛,不住地乍舌:“天啊,还有这样的事?”

“娘,照你这样说,那个老屋里真是有鬼了?我不信这世上有鬼。”玉玲满怀疑惑地说。

“唉,谁也没有看见过鬼到底是什么样子的,谁知道有没有啊?”婆婆告诉玉玲这些,是让她离那个老屋远一点,不要被吓着。

哪知道玉玲是一个不信鬼神的人,她自小就经常跟着父亲起早贪黑地外出做生意,而且,她有,爱看书,装了一脑子的科学知识,当时,她就打定了主意:我倒要看看那个老屋里到底有些什么神秘的东西,难不成还真有鬼?那我就见识一下鬼是什么样子的。

下班回来,玉玲骑着三轮车载着满满一车棉花,来到村里那个老屋门前的时候,她停下了车子,因为正值十二点左右,太阳直直地照进窗户和门缝,屋里的一切都清晰地展现在明亮的光线里。

玉玲搬起一块砖,垫在脚下,站上去,手抓住窗棂,把头贴在了窗户上,屋子里的一切,都被她一览无余。

一张陈旧的老式大床上,凌乱地堆积着一些衣物和被褥,上面还有很多灰尘和污渍,更让人不舒服的是,上面飘着很多毛发,有黄色的,白色的,黑色的,一团团,一簇簇……

墙角里,竖立着几根粗长的木材,忽然,木材的间隙里有一个蠕动的小东西,吸引了玉玲的眼睛,她仔细一看,原来是一只小黄猫,正瞪着两只悠悠的大眼睛,警惕地和玉玲对视着。

玉玲的心里大致有了一点底,她初步确定,人们认为的鬼叫声,也许都是这些神出鬼没的猫儿们发出来的。不过,要确定虚实,还得等到晚上,再进鬼屋一探。

吃过晚饭,哄睡孩子,玉玲拉上婆婆,又一次来到了老屋。

婆婆因为经历了以前的事情,心里真的有点害怕,别说晚上,就是白天,她也很少在老屋门前逗留。但是,她心疼儿媳妇,就按住咚咚的心跳,拿着手电筒,和玉玲一起来到了老屋的门前。

仗着手电筒的光束,俩个人心里的恐惧感减少了很多。周围的黑暗排山倒海似的压过来,头顶上星星冷冷地看着她们,但这一切,都被强烈的探险心理所压倒,玉玲从婆婆手里接过手电筒,又站在了那块砖上,一手抓住窗棂,一手用手电筒照进被黑暗吞没的房间。

床上的东西没有变,但是,却多了很多毛茸茸的会动的小东西,而且,“嗖”的一声,一只硕大的肥猫猛地从床上跳下来,站在地上,两只发亮的蓝眼睛,在黑暗里尤其刺人心魄。

“哇”的一声尖叫,又一只黑色的大猫窜了过来,对着电灯光,锃亮的蓝眼睛闪着狐疑的光。

那群床上的小猫们好像乱了套,一只只东跑西窜起来,玉玲忍不住笑出了声:“哈哈,娘,你看,这就是鬼,真可爱,明天咱们也来逮住一只养着,让它抓老鼠。”

首发散文网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