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心情日记 > 内容详情

秋游杂记_散文网

时间:2021-08-28来源:卡卡文学网 -[收藏本文]

陪伴我几年的伞也是饱经沧桑,这次又是不辞辛劳陪着我到荆公园走走。

身子本来就不太好,也就是那个清瘦些了,阴寒之地大概也不合适去,然而到底还是要去的,不为着什么,自个也说不明白。

绵密的雨丝摇摇晃晃,飘落在叶子上,把叶子染个清清爽爽,飘落在花瓣上,把花瓣弄个憔悴些,至于落在我的身上,也不知道也会落个什么样子的后果。

还未走近它之时倒也不是什么之类,然而多少有点落寞。雨好似有着几分柔情,如若是那四五月那个草长莺飞的季节,倒也是不为一件畅快之意的点缀了,虽说是深秋,看着那草,细想来他们也是挺麻木的,不然为何还是如此青翠欲滴,真的比现在的人都不如么,现在多数人哪里知道四季的变化,在他们世界里四季大概也变成了两季,就只剩下和。

说来是这雨带着寒,还是寒粘着雨,就这么缠缠绵绵癫疯病能根治吗的,这也好啊,给一切都涂上了一层腻腻的清寒,帘幕一层层似的盖住了我本应该看到的一切,也是有幸的,为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也为你打开一扇窗,角落里的几株枫树留着几片枯涩的叶子仿佛在留恋着什么,迟迟不肯嫁与秋风,了却这一段孽缘。轻轻触碰下她,是和我的在说话么,她浅浅点了点头。原来是风在捣鬼,一阵雨袭来,风是在把我赶走么,我却不曾理会它,让它一边疯狂去,是我的衣物薄么,一阵阴寒逼进我的骨子里,看它最后一眼是我回头的时候,她已然时日不多,她也不会理会你的的,她依旧是要投入到秋风的怀抱里的。我转过走廊,不知道我怎么离开了她,就在我思索的时候,眼前就已经是另外一个景象了。有一种颜色我几乎是一直视而不见。

想问问在荆公园里什么颜色最多,红色,对,是一种沉闷的红色,一种几乎是能让人窒息的沉闷。展厅里的光线好暗的,竟使我几乎成了睁眼瞎,一件展品几次从小孩子癫痫病是什么症状?我的眼皮底下溜走了,又何曾没有见过,只是“荆公手迹”四个字才让我目光几乎是停滞了。有幸能够看到他的亲笔字,枯涩的墨迹和颤颤巍巍的字形,仿佛在诉说着什么,是啊,仿佛在说着无声的话语,只是有些人即便无声也能听到。出门那个一瞬间,滴滴答答的檐雨唱着清脆的单调,我仿佛一下回到了那个时段,准确说来是童年时在瓦屋下听雨的时刻,门槛,雨,人,能构成一幅画么,一幅会动的画。不知道是我眼睛不好,还是光线已经很暗了。( 网:www.sanwen.net )

一个个的影子在眼睛里晃来晃去,好像一排排向我涌来,吓着我连连后退几步,闭上眼睛缓缓神,盯着一个东西看久了果然是要出幻觉啊。我对那古建筑里的窗户就别有兴趣,就是把风景画到里边人的视线里,一贵州癫痫病专业医院株花一点雨,一缕阳光都能和里面的人构成联系,这种联系或许是一种信赖。借着一个窗的视线,我看到蹦蹦跳跳的雀,我还以为他们也应该是要躲着呢,想来我真是不对,怎么用一些温室人来和鸟作比较呢,我是看不清他们的样子的,一个影子,嘻嘻闹闹的影子在树丫上。一个偌大的园子总算有点别的动静了,有些动静也是在让人烦,唯恐人不知道他们来了似的。有些人是连玩都不会却那么喜欢游玩,我真不明白,在这个看似实在不是游玩的其实是最合适来的,可惜没有几个人。所以啊,我竟也是有福的。

我能不自己安慰自己么,也只能自己安慰自己了。

荆公亭,一个站立在荷池边的亭子,他的里一定有着一些看起来很温馨的东西,或许还有着一段是属于我的,可是不想让他来告诉我也不想让他唤起我情愿一厢。毕竟这样的温馨很可能,不,直觉告诉我是不会再有了。

半山癫痫病的治疗都有什么方法阿堂,一个安静在角落里的房间,有点四合院的样式,恐怕问津的人不会多,就算是有人来也极少有人安安静静的看完,读完,细细的揣摩。然而谁叫我喜欢诗词呢,又会写写的,不细细看怎么谈得上有来过荆公园,一篇又一篇,当脚步停留在最后一个展图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几乎是要贴上去了。好像一切是在重复上演,我脚步一迈出展厅,这个四四方方的院子让我倒吸一口凉气,空旷,阴冷,四周的雨滴形成一个围城,两旁偏门上斑驳的油漆,单调的苍白,又是苍白,或许我喜欢苍白,是因为习惯了吧。走,对,我该走了。我的头点疼,难道是我受寒了,我却不怕身寒。

低着走原路返回,走出园子的那一刻,仿佛是落寞已然没有了,换成伤心伤感,心为何而伤,又是哪门子的伤感啊。不知道,我也不想知道。

刘顺成文《秋游杂记》

首发散文网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