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散文精选 > 内容详情

我的合租情人 第008章 该出手时就出手 -

时间:2021-03-03来源:卡卡文学网 -[收藏本文]

  人家情侣逛街,都是沿着街道来回地走,就是个逛。

  张兮兮没有男朋友,有些时候也想着,和一个帅哥压马路,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呀?现在,她算是体会到了,没有什么甜蜜蜜,就是一个字,累!她就有些不明白了,逛街不都是女人的专利吗?怎么到了贾思邈这儿,他比女人还能逛街啊。

  沈君傲工作忙,唐子瑜喜欢逛街,还非要拉着张兮兮。每次都是张兮兮喊着累,而跟着贾思邈逛街,更累。

  天儿还热,阳光很毒,连点风丝儿都没有。

  张兮兮的脸蛋红扑扑的,汗水顺着额头滴淌下来,连t恤都黏在了后背上,胸带的痕迹是那么的清晰。她打着小花伞,脚上是平底的凉鞋,终于是受不了了,也不往前走了,大声道:“贾思邈,你什么意思啊?你不是说进货的吗?这么闲逛,又渴又累的,太折磨人了。”

  贾思邈问道:“兮兮,你说你现在有一种什么感觉?”

  张兮兮瞪着他,怒道:“很想揍你一顿,把你的牙敲碎了,让你都咽到肚子里面去。”

  贾思邈笑道:“这我想象得到,但是在揍我之前,你不想吃点冷饮、西瓜、木瓜或者是冰激凌什么的?”

  “想啊。”

  “我请你吃。”

  前面就有个冷饮店,喝了杯冷饮,又吃了两片冰镇西瓜,张兮兮的怒火也没了,嘻嘻道:“算你会来事儿,知道讨好我。”

  贾思邈淡笑道:“做生意,要懂得商机。现在,你明白我带你出来逛街的意思了吧?”

  张兮兮道:“怎么个意思?哎呀,你……你不会是想让我跟你来卖冰西瓜、冷饮吧?”

  贾思邈笑道:“怎么,你还看不起卖冰西瓜、冷饮?”

  张兮兮道:“这么一片西瓜,才两块钱,我们就是拼了小命儿,又能卖几个钱啊?”

  “卖西瓜,只是一方面,我们主要是卖冷饮。等到攒了点钱,我们就在燕京医科大学门口,搞个店铺,你看怎么样?”中医治疗癫痫的药有哪些?

  “真的?”

  张兮兮的眼珠子都放光了,喃喃道:“可是,我们靠卖冰西瓜,冷饮啥的,什么时候能攒钱买店面啊?”

  贾思邈道:“不用买,我们先租一个也是一样的。根据我的推算,老天照应咱们,个把星期的,应该就能把租店面的钱搞下来,不是问题。”

  张兮兮咧着嘴,叫道:“个把星期,你是在吹气呢,还是在逗我玩儿呢?”

  贾思邈淡笑道:“你不相信?”

  张兮兮道:“我当然不相信了,一片西瓜才卖2块钱,一整个的西瓜,能切8块,也就是卖16块钱。这一个西瓜的成本价要10块。也就是说,我们卖1块西瓜才挣6块钱。你说,在个把星期内,我们就是往死里卖,又能卖多少?”

  贾思邈道:“我早就看过报纸了,在西郊外有大批的瓜农,每天都会有货车去西郊外购进西瓜,然后批给市内的那些水果批发大市场。我们沿街看到的这些水果店,是从水果批发大市场搞的货。也就是说,轮到了他们的手中,这西瓜已经是倒了三手的。你说,这价格哪能不增加?”

  张兮兮兴奋道:“哦,我明白了,你的意思是我们直接从瓜农的手中进货。这样,我们就是一手贩子了,价格肯定会低很多。你知道,瓜农批发是多少钱一斤吗?”

  贾思邈道:“五毛。”

  “啊?才……才五毛?”张兮兮立即低头,扒拉着手指头,叫道:“这也太黑了吧?我们从水果店中买西瓜,一斤要一块钱。”

  “做生意赚钱的原则,那就是尽量拿到最低价,然后再尽量卖最高价……”

  “那你还磨蹭什么呀?咱们是买二手的冰箱、冰柜,还是去西郊瞅瞅?”

  “咱们手头上没那么多本钱,就先去西郊进西瓜再说。”

  一提到钱,张兮兮也如霜打的茄子,蔫了。她从家里出来,口袋中就没有几个钱,就是想靠着自己自食其力,给家人看看,她能行。两个人都没舍得打车,直接乘坐着公交,来到了西郊癫疯有什么症状表现。车,直接乘坐到终点。

  出了市郊,沿途两边,有挺多的西瓜地,还有不少瓜农在道边搭建了凉棚,直接将西瓜摞在了道边。两个人一问价格,零售价是8毛钱,批发的价格稍微低点儿,但必须是要大批量的。

  二人谁也没有吭声,继续往前比走着,边打听。

  这些瓜农都像是事先商量好的,价格都是一样,张兮兮低声道:“贾思邈,你说,要是五毛钱,咱们去扣掉运费,也划不来呀?”

  贾思邈笑道:“不急,再走走。”

  这时候,突然间从旁边传来了一声撕裂般的尖叫:“救命啊,救命啊,我爸爸晕倒了。”

  这些瓜农大多都是一起从外地过来的,租地,种地西瓜。也不容易,就直接住在瓜棚中。听到了声音,他们都奔了过去。贾思邈跟张兮兮打了个招呼,也跟着跨过壕沟,窜到了瓜地中。

  晕倒的是一个六十来岁的老人,他倒在瓜地上,脸色惨白,四肢冰凉,身体都跟着抽搐了。这种情况,把张兮兮都吓了一跳,周围的这些瓜农更是一个个心急火燎的,束手无策。

  贾思邈大声道:“我来瞅瞅,我是大夫。”

  旁边一个又瘦又小的青年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,眼泪都下来了,哭着道:“大夫,救救我爸爸吧,他这是怎么了。”

  都没有去把脉,贾思邈直接从随身携带着的背包中,取出了两根银针,同时刺入了老人的气海穴、百会穴,他的行针速度相当快,有点儿像是在捣蒜一样,针尖不断地在老人的穴位上进进出出。

  包括张兮兮在内,这些人都看傻了眼,这是在治病?几十秒钟后,老人突然呻吟了一声,终于是醒转了过来。

  啊?神了,就这样刺几下针,人就醒了?

  这些人在惊愕的同时,嘴巴就更是张大了,贾思邈竟然弯腰将老人给抱了起来,直接跑向了瓜地旁边的鱼池,一起跳了进去。老人只是留了头在外面,身体都浸入了水中。还有这样给人治病的?张兮兮蹲在岸边,冲着贾思邈连连使眼色,你哪里能看好癫痫病这样别把人给弄死。

  那些瓜农们都围在了水池边,紧张的不行。

  老人的儿子手指着贾思邈,激动道:“你……你这是在干什么呀?我爸不会出事吧?”

  贾思邈笑道:“没事了,放心。”

  “没事?我告诉你,你要是把我爸爸给折腾坏了,我跟你拼命。”

  “二狗,你说什么呢?我现在精神很好,没事。”老人竟然开口说话了。

  贾思邈抱着老人从鱼池中走上来,放到了瓜棚的阴凉处,没有让老人换掉湿透了的衣服。又让周围的人都散开,保持通风。说来也奇怪,老人神色如常,已经彻底恢复了。

  张兮兮惊道:“贾思邈,老人是怎么回事呀?”

  贾思邈微笑道:“重度中暑了,属于日射病。”

  日射病,跟它的名字一样,人直接在烈日的曝晒下,强烈的日光穿透头部皮肤及颅骨引起脑细胞受损,进而造成脑组织的充血、水肿。由于受到伤害的主要是头部,所以,最开始出现的不适就是剧烈头痛、恶心呕吐、烦躁不安,继而可出现昏迷及抽搐。如果不及时治疗,很有可能会造成生命危险。

  老人的儿子噗通跪在了贾思邈的面前,咣咣咣磕了几个响头,感激涕零道:“恩人,你就是我李二狗的大恩人……”

  贾思邈连忙扶起了他,淡笑道:“我也没有做什么,举手之劳而已。”

  李二狗很激动,非要留着贾思邈和张兮兮在这儿吃晚饭。老李头也跟着劝说,态度十分诚恳。这是救命之恩啊,不请出一顿饭,是真说不过去。贾思邈看了眼张兮兮,张兮兮心花怒放,又哪里不明白,人家盛情难却,吃饭就吃饭吧。

  李二狗咧嘴笑了,赶紧去忙着买就买肉,而贾思邈、张兮兮和老李头等几人在瓜棚下闲聊着。这才知道,他们都是从一个叫做李家坳的山沟中出来的。那儿,实在是太穷了,一些年轻人都出来,在外面干零工,他们租地种西瓜,还算是不错。

  老李头有些不太明白,这大热天儿的郑州军海医院治癫痫专业吗 你知道吗,贾思邈和张兮兮怎么来到这种地方来了。

  贾思邈讪笑了两声,张兮兮已经迫不及待的道:“我们是想买一些西瓜,回去做点儿小生意。”

  啧啧,看看人家城里人,谁说看不起乡下人了?这对儿小夫妻就很朴实嘛。

  老李头笑道:“我们这儿别的没有,就是有西瓜,你们说,你们要多少,我送给你们。”

  张兮兮道:“这哪能行呢?我们听说,你们往水果批发市场送货,是五毛钱一斤。你们……你们能五毛钱一斤卖给我们吗?我跟我男朋友现在手头比较紧。”

  贾思邈真是有些哭笑不得,这丫头倒是做生意的好材料,说谎话连眼睛都不眨一下。昨天刚认识,今天就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了,这也忒快了点儿。

  老李头执意要送,而贾思邈和张兮兮当然不能白要人家的。等到李二狗回来,他倒是爽快,这还不简单吗?双方都折中一下,就四毛钱一斤了。

  贾思邈和张兮兮互望了一眼对方,心头大喜。

  李二狗问道:“你们要多少斤?我明天早上摘瓜的时候,心里也有个谱。”

  张兮兮哪里知道能要多少啊,贾思邈沉吟了一声道:“这个,我们也是第一次做小买卖,也不知道要多少。这样吧,你帮我留五百斤,怎么样?”

  一个西瓜十来斤,五百斤也就是五十多个西瓜,两百块钱,这是贾思邈和张兮兮目前所能承受的。

  李二狗笑道:“行。我每天早上四点钟到西城区水果批发大市场,你们在哪儿?我给你们送到家中去。”

韩历文学网 www.hanliwx.com